红斗篷

编辑: 锤锤侠    阅读数: 71    评论数: 0
角色资料/Charter Profile
简介/Charter Profile
角色名称 红斗篷/Mondlicht 介质 银子弹
灵感 饮恨的燧银[岩] 恶畜猎手
香调 木质花果调 黑加仑 木梨 冷杉 睡莲 麝香
尺寸 49 39/64x46 1/16x11 1/32in.

      神秘学家艺术品,展出于15世纪中叶,参展时长10年

      诞生自1月1日冬

      原参展地为德意志联邦共和国, 无长距离移动记录

 

单品/ITEM

猎狼人斗篷  0%

Wolfhunter's Cloak

无估值


被数代人鲜血染红的斗篷。在长久的争斗中残破不堪。没有一个人去修补它,因为它象征着所有流过的血与伤害。猎人们不会忘记每一滴眼泪,那些伤口从未愈合,等待着雪恨之日。

银月弹  50%

Mondlicht

36


篆刻着“Mondlicht" 一词的银色子弹,奇迹般的手工打造,细致精美,甚至胜于机器制作的子弹。受访人透露,锻造这种特殊子弹的银矿是从月亮上坠落而来的,当地人 相信它们带有驱祛恶兽的能力。

手斧  100%

Hand-adz

3


造型奇异的斧头,或者说斧头与枪支的合并体。抬起它来瞄准,需要相当的力气与技巧。上手门槛高,并不是任何人都能使用的武器。虽然怎么看这都不是一柄手斧,但受访者依然坚持称呼它为“手斧”。

 

文化/CULTURAL

第一个夜晚  0%

The First Night

      它们跨越篱笆与土墙,潜入每一户人家。贫瘠的村庄人烟稀薄,唯独那一夜灯火通明,人们在尖叫声中醒来,孩子啼哭着,狼的嚎叫飘向圆月。鲜血融入溪水,流出一道蜿蜒的惨剧。

 

      猎狼人就是在那一夜成为猎狼人的。

      猎人家中前往森林的男人们已经死去,他们的服丧期还没结束,灵堂中祈祷长鸣。身着丧服的女猎人们带着斗篷冲入了夜色中,长猎枪打了二十一响,大坏狼们撤回森林中。一条条斗篷都被大坏狼的鲜血染红,这是一场以血偿血的反击。

      由祖母、母亲、姊妹与女儿组成的守卫是村庄唯一值得依靠的壁垒,每夜都有抱着枪的女人守卫这座脆弱的摇篮。

      直到白昼降临,大坏狼退回森林。

恶斗  50%

Fierce Fighting

      时过境迁,弯月高升,再落下。大坏狼一只接着只死去,猎狼人也一样。

      女人与野兽的骸骨一同腐烂在森林里,化作同一捧灰尘,如第一夜的鲜血一般不分彼此。如此度过百年,当年家中最小的女儿如今也被称为祖母。她失去过丈夫、女儿与手足,成为了最可靠的猎人。

      “乖孩子,你是最后一个,最后一个人了..... ”

      她将猎枪交给尚且年幼的孙女,手指在她的皮肤上蹭出血痕。不远处的零星狼嚎带着窃喜,它们在为猎狼人近在咫尺的灭亡而欢呼。

      “绝不能....那些肮脏的东....再一次踏入村落.....”

      “我会杀光他们,祖母。为了你,为了莉莉安妮、汤姆森和小罗伯特,为了所有流过的血.....”

      年幼的孩子披上狼血浸透的斗篷,她端起猎枪,面对一望无垠的黑夜。

      “晚安。”

血债  100%

[UTTUx红斗篷]

红斗篷:......是谁? !

白雪松:不用吃惊,这只是一种神秘术的表现方式。把枪收起来吧,我不会伤害你。

红斗篷:......抱歉,我必须保持警惕。那些狼,它们又大又坏,十分危险,只要一不小心就可能出差错。

白雪松:你这个年纪成为一个猎人是十分辛苦的。

红斗篷:我必须这么做。

白雪松:为了你的村落?

红斗篷:不止如此,还有....复仇。所有猎人脊骨上都写着仇恨。让她们闯入森林,紧紧咬着那股野兽的恶臭不放的,都是对流过的血的仇恨。

白雪松:她们的结局,大多都是战死。激烈的情绪能激发你们的神秘术,但是也会让人失去判断。

红斗篷:您从未体会过.....您从未见过,那些血如何流淌,我们的家人与友人如何凄惨地哭喊。

红斗篷:血债必须血偿。

 

登录查看更多>>
创建于: 2022-06-24 17:05:45
本文版权归作者及磁场(gamer.cc)所属,未经许可不得转载、引用。
0
更新版本对比
展开
快速评论
全部评论 共0条
    社区
    暂无帖子